掌上有佳境文学>玄幻奇幻>穿成皇弟后我被众人看上了 > 第六章 秦牧X陆壬 穿耳洞 蒙眼强制
    冬日的白天一日比一日短,庭院的树叶也都凋零了,一切都寂静而压抑,只有偶尔的时分,有落单不能南飞的孤雀落在檐上小憩,然后又鸣叫着飞入云端。

    秦牧端着一个小匣子进来的时候,陆壬正趴在窗边,眼睛还看着孤雀之前停驻过的方向,直到宫人将呈着冰块的玉盘端进来,他才懒懒地回了头,看他们各司其职地忙碌着。

    “今日要为殿下穿耳洞,请殿下配合。”秦牧将匣子打开放在一旁的方几上,里面是数只细长的银针、一颗黄豆大小的东珠、并几对耳环耳珰。

    陆壬飞快地抬腿踢向秦牧下路,起身的瞬间又挥拳打向他的面门,这攻势虽缺少章法,却是有几分不打到人不罢休的意思,然而依旧几下就被秦牧擒住,按在椅子上绑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陆壬每日都会与秦牧打上这样一场,结局也总是自己惨败,但他明显乐此不疲,一次又一次地摸索尝试对抗秦牧的方法。秦牧是个练家子,自然一眼就看出来陆壬是在趁机学自己的招式,他没有拆穿,不止如此,他甚至偶尔故意给陆壬喂招,再狠狠地将陆壬制住——成了太监后,他好像真的扭曲了,心里的恨太多,让他对这种猫捉老鼠的戏弄乐此不疲,好像这样就能稍微消减他心中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取灯。”

    便有宫人取三足灯点上,放在那方几上的小匣子旁边,大亮的天光中,灯也是一豆孤独黯淡的黄色,秦牧将银针在灯焰上仔细灼过,又道:

    “取冰。”

    有两个宫人立刻从冰盘中各取了一块巴掌大的冰块,秦牧抚上陆壬的脸颊,将他侧头摁住:“殿下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陆壬这样侧着脸,下颌和脖颈也暴露在秦牧的掌控下,看着十分的精致而脆弱,好似一只倾倒在供台上的白玉冰裂觚,倒不像他本人事实的那样倔强了。他的耳垂很软,白中带着淡淡的粉色,等宫人用冰将那耳垂夹住,淡粉便立刻瑟缩了一下,随即失去了血色,显得可怜又可爱。

    陆壬咬着牙忍着耳朵上让人发痛的冰冷,闭上眼等着秦牧给他的耳朵来上一针。如今他想通了,也或许是他自暴自弃了,反正这身体不是他的,反正连死都死不了,他不如先韬光养晦忍着,找机会再逃出去。

    耳朵忽然一阵被碾过的剧痛,陆壬没忍住吸了一口冷气,是秦牧拿着东珠在他的耳垂上转动,这是很古老的穿耳洞的方法,将豆形的硬物放在耳垂上,将穿刺位置的肉碾开,等扎耳洞时就能过很轻松地扎穿,不过这方法坏处也很多,例如疼痛。